绾青丝

波波

首页 >> 绾青丝 >> 绾青丝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 医妃惊世 绣华 神医倾城:腹黑儿子妖孽爹 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 暖君 臣服 重生之将门毒后 傲世凰妃:废柴王爷太腹黑 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绾青丝 波波 - 绾青丝全文阅读 - 绾青丝txt下载 - 绾青丝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337章 绝胜篇 第94-3章 日出(下)大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绝胜篇第94章日出(下)

他封紧了我的唇,强悍的舌侵入我的口中,柔软的舌头激烈地纠缠,探索、吸吮、撩拨……他的唇暖起来,灼热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仿佛带了电,麻酥酥地令我全身发软,我闭上眼睛,酥麻的感觉从脊背迅速涌上脑门儿,像盛夏夜空中活力四射的礼花,“咻”地窜上高空,“砰”地一声炸开……氧气从肺中抽离,眼前一片白昼,所有的事物都已远去,我如同身处在云端,全身轻飘飘的、软绵绵的,无法遏止地轻颤……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轻喘着松开我的唇。我微微睁了睁眼,他英挺的脸在我眼前,深邃的眸子里染着朦胧的星光,如梦如影、似真似幻,心里有个地方莫名地丰盈起来,热乎乎的,令我全身发热,脸也隐隐作烧。意识渐渐复苏,我不好意思地避开他的眼神,天呵……刚才太疯狂了……

缓缓将滚烫的脸贴到他的胸前,他拥紧我,火热的呼吸暖昧地萦绕在我的发间,我听到自己和他激烈狂乱的心跳渐渐地平缓下来。两个人都没说话,静默半晌,我轻声道:“我在冥王那里,听到云峥转世前,留给我的话……”

安远兮呼吸一顿,语声微颤:“他说什么?”

我抬起眼,微笑着看着他的眼睛:“他说,满目青山空念远,不如惜取眼前人。”

安远兮的身子微微一颤,深深地看着我,眼中闪动着莫名的神采。我望着他,轻声道:“远兮,我不想骗你,我仍然爱着云峥,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可是,云峥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他帮我找回了信心和勇气,让我重新相信这世间还有真挚的爱情,我永远忘不了他。”

“我也不会忘了他。”安远兮将我拥紧,低声道,“我感谢大哥,在我伤你最深的时候,有他爱你、照顾你、给你幸福,我很感激他。”

“远兮……”我的喉咙一哽,感觉眼眶发热。安远兮的语声带上一丝暗哑:“我不会要你忘了大哥,我会和你一起把他记在心里,随时提醒自己,我要好好对你,绝不能做得比大哥差,不让你再受一丝伤害,我要随时记着,大哥在看着我。”

我微笑着,泪如雨下。够了,够了,我叶海花,何其有幸?这一生能爱上这两个男人,并得其所爱。我曾经不懂,穿越时空、两世为人、历尽艰辛,我寻找的到底是什么?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风暴奇迹般地过去了。门窗的缝隙中透进曙光,我将熟睡的诺儿轻轻放到床上,转过头,见安远兮打开了舱门。温暖的阳光射进船舱,我踏出舱外,海面风平浪静,暮色还没有完全退尽,雪白的海鸟在微亮的天空盘旋,发出悦耳的鸥鸣。云修走过来,见安远兮踏出我的舱房,眼神微微一诧,立即恢复了平静,不动声色地道:“夫人,我们已经穿过暴风眼,这里已是新大陆的海域了。”

“是吗?”我有一丝欣喜,忍不住奔上船头。甲板仍然湿漉漉的,偶见几条被暴风刮上来死在甲板上的海鱼,与暴风雨搏斗了一夜的水手们正在做着清理善后工作。远处,红彤彤的太阳正缓缓地冒出海平面,我想奔上前,观看难得一见的海上日出,脚下踢到一个东西,咕噜噜地滚到船舷边上,低头一看,见是一个大海螺。我怔了一下,我认得那种海螺,那是我曾在凤歌那里见过的吟风螺。走上前,捡起那个海螺,发现这个吟风螺比我在凤歌那里见到的那个还要大,大概也是被昨晚的暴风刮到船上来的。想起这海螺的奇妙功能,我将它放到耳边,想收听一下远处的声音,可听了半晌,这海螺里除了“呜呜”的风声,再也听不到其它异响。我觉得诧异,拿着海螺对准船舱,看能否收到船舱里的声音,可是依然只有风声。我拿着吟风螺仔细翻看,没错啊,这明明就是在凤歌那里见到的海螺,怎么一点声音都收不到?奇怪!

“你在干什么?”安远兮见我拿着一个海螺摆弄,上前道。

“真奇怪,这种海螺,我明明在凤歌那里见过,可以收听到远处的声音,可是现在除了‘嗡嗡’声什么都听不到。”我把海螺递给他。安远兮接过来,看了一眼:“这是很普通的吟风螺,我从来没听说过这螺可以听到远处的声音。”

“怎么会,我那日明明听到……”我猛地顿住,瞠大眼,似有所悟。那日我在凤歌那里,用吟风螺听到了月家姐弟与鬼面人的对话,才开始怀疑安远兮与楚殇有关系,如果这螺根本没有收声的作用,那我怎么会听到那些对话?

“你听到什么?”安远兮问。我迟疑了一下,轻声道:“我听到月娘和你的对话,说你是楚殇。”

“怪不得……”安远兮的眼神微微一敛,表情有些异样,“所以你让我查楚殇是不是真的死了,就是听到他们的对话?”

“嗯。”我的脸微微一热。安远兮翻了翻那个海螺,淡淡一笑:“螺是普通的吟风螺,不过,这海螺可以用来施展一种催眠术,让被催眠的人听到催眠师想让他们听到的声音。”

“呃?”我怔了一下,这么说,我那日听到那些声音,是因为我被催眠了吗?我蹙起眉,催眠我的人,是……凤歌吗?可是,为什么呢?他为什么要让我听到那样一段对话?难道……我的眼睛蓦地睁大,难道他知道安远兮就是……楚殇?可他怎么会知道,因为安远兮身上令他觉得似曾相识的气息吗?如果仅仅是这样便让他认出楚殇,那凤歌到底……有多爱他?我思绪纷乱,心里犹如一团乱麻,如果凤歌知道安远兮就是楚殇,为什么不揭穿他呢?为什么不与他相认呢?为什么又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知晓呢?他是什么意思呢?是见到安远兮在浣月亭买醉,想帮他了结这种痛苦?还是想让我原谅他?我完全猜不透凤歌的想法,凤歌,他是一个谜,我从来没有看懂过他,或者永远也看不懂他。

“远兮……”我抬眼望着他,轻声道,“你知道……凤歌爱着你吗?”

安远兮的眼神微微一闪,垂下眼睑,淡淡地“唔”了声。我幽幽一叹,低声道:“我们都亏欠了他。”

安远兮没有回应我,沉默地转过脸,望向海面,不发一言。我走到他身旁,与他一起望着远方那泡在海水里暖融融的太阳,轻声道:“我想,我要更努力。至少,不能做得比凤歌差。”

“叶儿……”安远兮转头看我,语气百味杂陈。我微微一笑,柔声道:“我唱首歌给你听,好不好?”

“嗯。”他轻轻点头,我望着海平面上已然冒出大半个头的太阳,启唇轻唱:

欲辨难辨你一脸风尘,犹如欲辨难辨我命运。

易摘难摘那天际风云,犹如易近难近眼前人。

患难长路中,各自寸步难行,

如果这是爱,甚么比抱拥更真。

欲问难问你可有可能,犹如易觅难觅过路人。

路若长若短,注定继续同行,

难得你共我,从过渡寻觅永恒。

当我眼前只有你,当你背后总有我,

在路途上一双一对,但背影相差算多不算多。

欲问难问你可有可能,犹如易觅难觅过路人。

路若长若短,注定继续同行,

难得你共我,从过渡寻觅永恒。

当我眼前只有你,当你背后总有我。

漫漫途上风声交错,像唱出彼此未唱的歌。

当我眼前只有你,当你背后总有我,

在路途上一双一对,但背影相差算多不算多。

漫漫途上风声交错,像唱出彼此未唱的歌。

太阳完全跃出海面,瞬间放出万道光芒,金色的阳光温暖地照耀在我们身上,最后一丝暮色被逼退,天空烧着红彤彤的朝霞,海水也被染得通红,海鸟在欢快地翱翔,海风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我转过头,迎上安远兮情浓得见不到底的目光,微微扬起唇角。手伸出去,握住他的手,十指交错,紧扣,我深深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知道自己未来的路,已经注定与他同行,或者我们还会遇到困难、遭遇挫折,或者我们还要经受磨难、经历艰辛,但只要他的眼前只有我,我的背后总有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路再长再短,有他陪我一起谱写人生的传奇,我穿越千年的时间、隔世的空间而来,寻找的不就是心底最初最美的梦想吗?

绾青丝,挽情思,任风雨飘摇,人生不惧。

浮生一梦醉眼看,海如波,心如皓月,雪似天赐。

你自妖娆,我自伴。

永不相弃!

——2007、10、2、18:27

大结局,全卷终。《当我眼前只有你》作词:林夕演唱:林忆莲

《绾青丝》终于完本了,明天起就没有正文了,但还有一些书友的感想和评论会转贴在公众区,感谢朋友们一年多来的支持和厚爱。先回答几个读者比较关心的问题:

1.番外。关于番外,很多朋友都要求写宇的番外,这本书最初我是没有准备写番外的,因为我觉得把一个故事写得太满了,给读者留的想象空间太少,就像水墨画没有留白一样,太满的故事一样会感觉不舒服。不过最近又兴起了一点写番外的想法,写一写宇还有书中没有细述的其他人的番外,但是短期内可能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了,因为波波除了要工作,要更新新坑《盛唐夜唱》,手里还有一本出版社的约稿要同时赶,时间上非常吃紧,所以番外暂时是给不出交文时间的了。

2.出版书。现在还有朋友在问书出版了没有,汗一个。书已经出版了,绝胜篇1月份实体书就上市了,45W字,上下两册,上册橙色,下册绿色,全国新华书店、书市、当当网、卓越网、淘宝网均有售,朋友们喜欢可以捧一本回去。

3.另外再讨一下月票。本月《绾》只能更新到9号,后面22天时间只能更新评论,本来以为这个月月票的成绩会很惨的,没想到因为朋友的大力支持,让《绾》现在还能留在月票榜上,真是很感动,很激动,也非常感谢大家,让我看到一点保持纪录的希望,希望在后面的时间里,《绾青丝》在朋友们的支持下,还能保持在前三名之内。再次谢谢我亲爱的书友们,谢谢。

4.最后,给本人的新坑《盛唐夜唱》打个广告,书号:163240,贴了一篇楔子在下面,欢迎喜欢的朋友捧场,如果没有意外,我会尽量保持日更,也请大家继续支持波波。

文案:

她穿越到被穿越者改变了历史的大唐,

前世的情人成了今世的父亲,

青梅竹马的恋人给了她最刻骨的背叛,

见不得光的禁忌之恋,成为被人利用的工具,

她只想随波逐流,却被人一步一步逼上权力的顶端,

繁花落尽,何去何从,尽在《盛唐夜唱》!

———————————————————————————————-

《盛唐夜唱》楔子

那日,繁花似锦。

许多年以后,长安城的百姓还记得那场惊动全城的婚宴。在皇家寺庙庄严的钟声里,新娘的嫁奁绵绵不绝地从大明宫里运出来,前不见首、后不见尾。十里红妆,仪仗开道、喜炮相迎,引全城百姓竞相奔走围睹。阳春一曲情千万,满城飘飞的柳絮恁地迷眼,也阻不住那般风光、隆宠圣眷,欣羡之余,瞥见那銮驾卤簿的隆重规格,联想起近日京中传言,恍然方知是何人有庆,彼时京中那对最负盛名、身份尊贵的才子佳人的天作之合,倾刻引来万人同贺。

那操办喜事的高门大院,更是灯火通达、欢声笑语,满眼的披红挂彩,御赐的“百年好合”金匾高悬堂上,红彤彤的灯笼也不自觉地微醺,将这盛世太平夜装点得格外璀璨喜庆。府邸前的红地毯直延出两里,车马喧哗,不知迎进多少前来贺喜的豪门权贵。即将举行典礼的正厅之中,候着一群观礼的亲朋贵友,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个个缨络高冠、锦衣华袍,其间犹以两人最引人注目,一男一女,皆是三旬左右年纪,亦是华服美冠,然一身的贵气却更显俊美风流。两人对坐于大堂侧位,显然身份与今日成亲的新人极是亲近,奇怪的是,两人面上皆无多少喜色,那华服女子扫了大堂一眼,不易觉察地皱了皱眉,搁了拿在手里的茶盏。一旁服侍的丫鬟见了,知道主子已经有几分不耐,召了正在厅里殷勤招呼贵客的管家过来,低声相询:“吉时都快到了,怎么还不见新人出来?”

不等那管家出声,对面那男子已懒洋洋地出声:“妹妹的性子越发急躁了,这一时半刻也等不得。”

那华服女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三哥的话说得倒好笑了,我不过是怕新人误了吉时,好意提点一下,怎么扯到我的性情上去了?”

那管家怕两人继续争吵,赶紧赔笑道:“王爷、郡主,我家小姐说有事跟姑爷交待,让我们不要打扰,小姐做事一向有分寸,不会误了吉时的。”

“你家小姐这个时候让新郎倌儿进喜房?”那位王爷诧异地看了管家一眼,玩笑道,“你家小姐有什么大事?这么会儿功夫也等不急了?”

那王爷身旁便有人笑出声,却是一位金玉满头的美艳少妇掩唇娇笑道:“王爷,咱们这位姑娘什么时候按过常理出牌?便是要提前洞房花烛,也不新鲜……”

那管家赔笑的脸便尴尬起来,眼中闪过一丝不快。那位华服郡主沉下脸来,轻声哼道:“三嫂,这些轻薄言辞在你那刘侯府中说说便罢了,在这里胡言乱语,只会让人耻笑你不懂规矩!”

那王爷脸上一僵,美艳少妇的面色也骤然变得难看至极,似乎是被华服郡主的话刺中什么痛处,眼中露出怨毒之色,正待反唇相讥:“四妹你……”却听到堂外有人高呼:“宣仪公主及驸马驾到——”

眼见这两位娇客就要争执起来,却被这新来的贵客解了围,老管家舒了一口气,赶紧奔去相迎。那王爷和郡主闻言,都从座位上站起来,美艳少妇也只得忍下心中那口恶气,恨恨地起身,抬眼见门外踏进一行人,为首一位雍容华贵的盛装少妇,正是宣仪公主,与驸马一齐来贺新人。那王爷和郡主先与宣仪公主见了礼,道了声:“二姐。”堂内众人才齐声向公主行礼,公主微笑着让众人起身,温和地道:“今儿咱们这对新人才是主角,大家不用拘礼了。”转目没见到新郎,宣仪公主“咦”了一声,笑道:“新郎倌儿哪去了?”

方才那被华服郡主刺了一句的美艳少妇赶紧道:“二姐,咱们新郎倌儿被新娘子叫进喜房了,这不,丢下这么一大群客人……”

“哦?”宣仪公主蹙起眉,“有这等事?”

老管家赶紧道:“回禀公主殿下,小姐说有事与姑爷……”

“有事也不差这一会儿功夫。”宣仪公主淡淡地打断老管家的话,“吉时都快到了,去请新人出来行礼。”

老管家唯唯诺诺地应承着,正待转身,堂外突然传来女子惊慌失措的尖叫:“来人啊……救命啊……”

礼堂众人皆是一惊,顿时响起一片“嗡嗡”的交头接耳之声,那宣仪公主脸色一沉,厉声道:“什么人在这里大呼小叫?”

那呼声却已近了,一个小丫鬟面带惊恐之色,跌跌撞撞地扑到礼堂门口,尖叫道:“杀人了……死人了……”

老管家见屋里的贵主子们脸色都变了,冲上前去给了小丫鬟一耳刮子:“没规矩的东西,乱嚷嚷什么?你胡说什么?”

小丫鬟被这记耳光一掴,回过神来,吓得跪到地上,失声哭道:“管家……喜房,喜房……”

莫非是喜房有变?那宣仪公主厉声道:“喜房发生何事?”

小丫鬟瑟缩了一下,浑身发抖地哭道:“喜房……杀,杀人了……”

众人俱惊,脸色纷纷大变,那宣仪公主顾不得教训小丫鬟的失仪,抬腿就往外行去,另两位皇亲与其他客人亦是惊疑不定,赶紧跟上去,穿过重重庭院,直奔到新人喜房,只见院门大开,一干丫鬟小厮皆面无人色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宣仪公主心中一寒,加快脚步奔向喜房,喜房的门也洞开着,门口的地上有一只打碎的瓷盘和散了一地的精致糕点。宣仪公主抬眼往喜房内看去,硬生生地抽了口气,双瞳蓦地睁大。

夜已黑透,喜房内燃着臂粗的大红蜡烛,将整间屋子映出暖洋洋的红光。喜房正中,一个着了大红喜服的女子正抱着一个同样身着大红喜服的男子跪在地上,女子脑后梳着光洁的圆髻,低眉敛目,望着怀中双目紧闭、脸色青白的男子,这对男女赫然正是今日欲结秦晋之好的新人。此际本该戴在新娘头上的珠冠丢在地上,冠上的明珠宝石散落一地,新娘的脸色如同地上散发着荧光的珠子一样苍白。地板上,却有一道暗红的血渍,从这对新人的身下无声地蜿蜒而出,汇成一道触目惊心的血泊。

“啊——”门外接踵而至的众人被眼前的景象骇了一跳,惊得止步不前,倚在那位王爷身边的美艳少妇才看了一眼,便尖叫着晕了过去。新娘对门外的喧哗无动于衷,只静静地望着怀中的新郎,面无表情,烛光在她的脸上微微动荡着,细细一看,却见她平静的眼中没有一丝神采,只是空洞地落在新郎的脸上。烛花轻微地一爆,喜烛默默流下一大滴血泪,喜房内安静无声,众人只觉得那抱着新郎的新娘,仿佛也成了个死人,身上散发着暮沉沉的死气,仿若已不在这世上存在一般。

一场风光无限的盛大婚礼以这样骇人的结局收场,高门大宅之内自是一片混乱。大宅之外,好凑热闹的百姓浑然不知那办喜事的府邸中已经发生了惨事,只对宅门的骤然关闭疑惑不解,猜度一阵,却也各自散去。喧闹的长街寂静下来,夜风阴瘆瘆地刮着门檐下的大红灯笼,刮得灯笼纸“哗哗”地响。突然,寂静的长街一下一下有规律地响起“哒、哒……”的声音,那凭空出现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中传来,敲得人心底发毛,待那声音越来越近,一个干瘦的老头儿从黑暗的巷子里颤颤悠悠地走出来,他双目紧闭,眼眶和眼皮上有恐怖纠结的伤疤,青筋毕露的手里握着一根竹棍,那“哒、哒”的响声,正是竹棍敲击地面发出来的。

原来是个瞎子。那瞎眼老头儿不紧不慢地从挂着大红灯笼的宅门前走过,嘴里轻声念叨着什么,念得模糊不清,仔细辩听,却似乎是在唱一首歌:“……忽忽乎余未知生之为乐也,愿脱去而无因……安得……生我身……乘风……绝浮尘,死生哀乐两相弃,是非得失付闲人……”

那歌词先是辩不分明,时断时续,到后来倒是清晰起来,歌声无比凄凉,幽幽地回荡在这漆黑静寂的长安夜,盘旋不去。冷风乍起,不知道从哪里刮来的一片落叶,被风卷了起来,扑打在紧闭的朱门上。宅门檐下的大红灯笼,被风刮得不断摇晃,其中一盏灯笼里的烛光抽搐地闪跃了两下,蓦地熄灭。烛光熄灭的瞬间,扑打在宅门上的那片落叶,轻飘飘地落下来,毫无生气地躺在门口铺着红地毯的石阶之上。

那夜,繁花落尽。

———————————————————————————

若喜欢本书请点击《盛唐夜唱》,书号:163240,欢迎闲阅。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绾青丝》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书农中文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书农中文!

喜欢绾青丝请大家收藏:(m.shunongzw.com)绾青丝书农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嫡女重生:霸宠王爷千千岁 纨绔小毒妃 百倍回收系统 (综影视)非专业CP 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 [娱乐圈]我家爱豆是傲娇 小欢喜:乔英子是我未婚妻 事业型男主打开恋爱脑之后 造反的丈夫也重生了 帝国:公子无双 大唐的皇室遗孤 和校草共用系统 我的1979 又把狼崽子养歪了 大秦:从出海归来开始 洪荒:偷盗就能变强 沙雕修仙,其乐无边 影后超凶:总裁爆宠追妻 我在三国当皇帝 从王牌对王牌开始制霸娱乐
经典收藏 锦桐 春江花月 寡人无疾 催妆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穿回宋朝做经纪人 红楼之禛情凝黛 回到古代当兽医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鬼王爷的绝世毒妃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 我家祖宗要种田 大唐验尸官 皇上隆恩浩荡 无疆 味香 宠妃升职记 长生之邪王在后千岁夫人慢些跑 腹黑毒女神医相公 我的家园[综武侠]
最近更新 鬼手医仙:殿下,求放过 退亲后,我嫁给了渣男他叔 咸鱼锦鲤的败家日常 把云娇 王妃她每天都想被休 小阁老的田园娇妻 天作不合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乞丐医妃:驭夫有道 催妆 亲王宠妾的谋反攻略 北枝寒 逆天御兽师 首辅娇娘 无疆 如意事 飞鸿雪爪 重生之嫡女倾国狠动人 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 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
绾青丝 波波 - 绾青丝txt下载 - 绾青丝最新章节 - 绾青丝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